阿詩瑪的故事

編輯:看故事網   來源:www.wbmsat.com    點擊:       評論

  從前有個叫阿著底的地方,貧苦的格路日明家生下了一個美麗的姑娘,阿爹阿媽希望女兒像金子一樣發光,因此給她起名叫阿詩瑪。她漸漸地長大了,像一朵艷麗的花。阿詩瑪“繡花包頭頭上戴,美麗的姑娘惹人愛,繡花圍腰亮閃閃,小伙子看她看花了眼”。她能歌善舞,那清脆響亮的歌聲,經常把小伙子招進公房。她繡花、織麻樣樣能干,在小伙子身旁像石竹花一樣清香。喜歡他的小伙排起了長隊,不過在阿詩瑪的心里頭,只有他的阿黑哥一個。

  阿黑是個勇敢智慧的撒尼小伙子。他的父母在他十二歲時,被土司虐待,相繼死去。他被財主熱布巴拉抓去服勞役。一天,他為主人上山采摘鮮果迷了路,在深山密林里挨凍受餓,受盡了折磨,因怕主人責罵,不敢回去。正在這時,他遇到了放羊的阿詩瑪,她把阿黑領回家,阿黑被阿詩瑪的阿爹阿媽收養為義子。從此,阿黑和阿詩瑪兩小無猜,相親相愛。漸漸地,阿黑長成了大小伙子,他的性格像高山上的青松——斷得彎不得,成了周圍撒尼小伙子的榜樣。人們唱歌夸贊他道:

  圭山的樹木青松高,

  撒尼小伙子阿黑最好,

  萬丈青松不怕寒,

  勇敢的阿黑吃過虎膽。

  阿黑十分勤勞,很會種莊稼。他在石子地上開荒種苞谷,苞谷比別人家的長得旺,苞谷穗也比別人家的長得長。他上山砍柴,比別的小伙子砍得都多。他從小愛騎馬,而且不用馬鞍轡頭。他調理的馬,騎起來矯健如飛。他挽弓射箭,百發百中。他的義父格路日明,把神箭傳給了他,使他如虎添翼。阿黑喜歡唱歌,他的歌聲特別嘹亮。他還擅長吹笛子和彈三弦,他吹的笛聲格外悠揚,他彈的弦子格外動聽,不知吸引過多少姑娘。這年火把節,阿詩瑪與阿黑互相傾吐了愛慕之情以后,這對義兄妹便定了親。

  有一天,阿詩瑪去趕街,被阿著底財主熱布巴拉的兒子阿支看中了,他要娶阿詩瑪做媳婦。他回家央求父親熱布巴拉,要父親請媒人為他提親。熱布巴拉早就聽說過阿詩瑪的美名,他馬上答應了兒子的請求,請了有權有勢的媒人海熱,立即到阿詩瑪家說親。海熱到了阿詩瑪家,用他那麻蛇般的舌頭,夸熱布巴拉家富甲一方,阿詩瑪嫁過去會享受無盡的富貴榮華。阿詩瑪聽了之后說:“熱布巴拉家不是好人家,他家就是栽起鮮花引蜜蜂,蜜蜂也不理他,清水不和渾水一起流,綿羊不能伴豺狼。”阿詩瑪的回答,惹惱了海熱,他威脅說:“熱布巴拉家是阿著底有錢有勢的人家,熱布巴拉的腳跺兩跺,阿著底的山都要搖三搖。你想好了,要是不嫁過去,當心丟了家。哼哼!”阿詩瑪不管海熱怎樣威脅利誘,就是不嫁。

  轉眼間,秋天到了,阿著底水冷草枯,羊兒吃不飽肚子,阿黑要趕著羊群到很遠的滇南溫暖的地方去放牧。臨走時,阿黑向阿詩瑪告別,他們互相勉勵,互相囑咐,依依不舍。

  阿黑走后,熱布巴拉便起了歹心,派打手和家丁如狼似虎地搶走了阿詩瑪。他心想,只要阿詩瑪磕了頭,吃了酒,來了客,生米做成熟飯,不嫁也得嫁。可是,堅貞的阿詩瑪牢牢忠于她與阿黑的愛情,她被搶到熱布巴拉家以后,在熱布巴拉夫婦的威逼利誘面前,始終不從,拒絕與阿支成親。財主捧出金銀財寶,指著滿滿的谷倉和成群的牛羊對阿詩瑪說:“你只要依了阿支,這些都是你的。”阿詩瑪瞧也不瞧,輕蔑地說:“這些我不稀罕,我就是不嫁你們家。”

  阿支急得像只猴子上躥下跳,惡狠狠地罵道:“你不答應嫁給我,就把你家趕出阿著底!”阿詩瑪毫不畏懼:“大話嚇不了人,阿著底不是屬于你一家的。”熱布巴拉見阿詩瑪軟硬不吃,惱羞成怒,他命令家丁用皮鞭狠狠地抽打阿詩瑪,把她打得遍體鱗傷。阿詩瑪被關進了黑牢,但她堅信,只要阿黑知道她被關在熱布巴拉家,一定會來救她。

  一天,阿黑正在牧羊,阿著底報信的人找到了他,向他報告了阿詩瑪被搶的消息。阿黑聞訊后,很為阿詩瑪的安危擔心,他立刻躍馬揚鞭,日夜兼程,跨山澗,過險崖,從遠方趕回家來搭救阿詩瑪。

  他來到熱布巴拉家門口,阿支緊閉鐵門不準進,提出要與阿黑對歌,唱贏了才準進門。阿支坐在門樓上,阿黑坐在果樹下,兩人對歌對了三天三夜。那個阿支本來就愚蠢笨拙,越唱越沒詞,急得臉紅脖子粗,聲音也變得像瘸蛤膜叫似的,越來越難聽了;而有才有智的阿黑,越唱越起勁,臉泛笑容,歌聲響亮。阿黑終于唱贏了,阿支只得讓他進了大門。但阿支又提出種種刁難的條件,要和阿黑比賽砍樹、接樹、撒種。可是他哪里是勤勞又聰明的阿黑的對手啊?每一項比賽,阿支都輸得一塌糊涂。

  熱布巴拉眼看兒子難不住阿黑,只會丟丑,便想出一條毒計,皮笑肉不笑地假意說:“天已經不早了,你先好好睡一覺,明天再送你和阿詩瑪一起走吧!”阿黑答應住下,他被安排睡在一間沒有門的房屋里。半夜,熱布巴拉指使他的家丁放出三只猛虎,企圖咬死阿黑。阿黑早有準備,當老虎張開血盆大口向他撲來時,他拿出弓箭,對準老虎嗖嗖嗖連射三箭,射死了老虎。第二天,熱布巴拉父子見兇猛的老虎都被射死,又吃驚又害怕,只好答應放回阿詩瑪。可當阿黑走出大門等候時,熱布巴拉又立即關閉了大門,耍賴拒絕放出阿詩瑪。

  阿黑忍無可忍,立刻張弓搭箭,接連射出三箭。第一箭射在大門上,大門立即被射穿;第二箭射在堂屋柱子上,房屋給震得嗡嗡響;第三支箭射在了供桌上,震得供桌搖搖晃晃。熱布巴拉嚇慌了神,連忙命令家丁拔下供桌上的箭。可是,那箭好像生了根,沒人能夠拔得下。他只好叫人打開黑牢門,放出了阿詩瑪,向她求情道:“只要你把箭拔下來,我馬上就放你回家。”阿詩瑪鄙夷地看了熱布巴拉一眼,走上前去,像摘花一樣,輕輕拔下箭,然后同阿黑一起,離開了熱布巴拉家。

  熱布巴拉父子眼巴巴看著阿黑領走了阿詩瑪,心中很不服氣,但又不敢去阻攔。可心腸歹毒的父子倆是不肯罷休的,他們又想出喪盡天良的毒計。他們知道阿黑和阿詩瑪回家,要經過十二崖子腳,便打算勾結崖神,要把崖子腳下的小河變成大河,淹死阿黑和阿詩瑪。

關于阿詩瑪的中國民間故事

  熱布巴拉父子帶著家丁,趕在阿黑和阿詩瑪過河之前,來到崖子前,用重金乞求崖神把小河便成了大河,而且趁山洪暴發把小河上游的巖石扒開,本來舒緩寧靜的小河頓時巨浪滔天。正當阿黑和阿詩瑪過河時,洪水滾滾而來。阿詩瑪被卷進了湍急的水流里,阿黑只聽到阿詩瑪喊了聲“阿黑哥來救我”,就再也沒聽見她的聲音,也看不見她的蹤影了。

  阿詩瑪不見了!阿黑掙扎著上了岸,到處尋找阿詩瑪。他找啊找,找到天放晴,找到大河又變成小河,都沒有找到阿詩瑪。他大聲地呼喊:“阿詩瑪!阿詩瑪!阿詩瑪!”可是,只聽到那十二崖子頂回答同樣的聲音:“阿詩瑪!阿詩瑪!阿詩瑪!”

  原來,十二崖子上的應山歌姑娘,見阿詩瑪被洪水卷走,便跳入漩渦,排開洪水,救出了阿詩瑪,一同在十二崖子住下,阿詩瑪變成了石峰,化成了回聲。從此,你怎樣喊她,她就怎樣回答。

  阿黑失去了阿詩瑪,但他時時刻刻想念著她。每天吃飯時,他盛著苞谷飯,端著飯碗走出門,對石崖子喊:“阿詩瑪!阿詩瑪!”那站在石崖子上的阿詩瑪便應聲:“阿詩瑪!阿詩瑪”。

  阿爹、阿媽出去做活的時候,對著石崖子喊:“爹媽的好?呀!好?阿詩瑪!”那站在石崖子上的阿詩瑪,同樣地應聲:“爹媽的好?呀!好?阿詩瑪!”

  小伴們在阿詩瑪站的石崖子下,對著石崖子上的阿詩瑪彈三弦,吹笛子,唱山歌,那石崖子上的阿詩瑪也會應和著動聽的弦音和悠揚笛聲,唱起山歌。

  阿詩瑪的聲音永遠回蕩在石林,她的身影,已經化成石頭,永遠和她的鄉親相伴。

  “十二崖子上,站著一個姑娘,她是天空中一朵花,她是可愛的阿詩瑪。”阿詩瑪的故事是根據我國彝族地區流傳甚久的敘事長詩《阿詩瑪》改編的,阿詩瑪和阿黑真摯不渝的愛情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人。

  阿詩瑪是個漂亮聰慧又有氣節的姑娘,她不被財主的榮華富貴所利誘,也不屈從于財主的毒打恐嚇。阿黑是勇敢善良又機智的少年,他善勞作,會唱歌,在營救心上人的過程中表現得智勇雙全。而邪惡的熱布巴拉一家卻勾結崖神,最終拆散了阿詩瑪和阿黑現實的愛情。可即便如此,化為石頭、只能用回聲表達感情的阿詩瑪還是守望著故鄉,陪伴著她的阿黑哥,也陪伴著善良的鄉親,這是多么令人感動啊!

  阿詩瑪的故事告訴我們,要勇于與邪惡的勢力作斗爭,以爭取幸福的權利,雖然邪惡的勢力有時會很強大,但是只有正義的力量才是不朽的。

更多故事文章請登錄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網:http://www.wbmsat.com

上一篇:宮女圖的故事
下一篇:最后一頁

故事大全

少兒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格林童話故事 安徒生童話故事 中國童話故事 兒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經典少兒故事 睡前故事視頻 成語故事視頻 幼兒故事視頻 胎教故事視頻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禪理故事 經典哲理故事 愛情故事 校園故事 初戀故事 網絡愛情故事 傷感愛情故事 感人愛情故事 經典愛情故事 親情故事 父愛故事 母愛故事 兄妹故事 經典親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國名人故事 外國名人故事 名人勵志故事 經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職場故事 成敗故事 經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園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 靈異鬼故事 真實鬼故事 經典鬼故事 民間故事 成語故事 對聯故事 唐詩故事 中國民間故事 神話傳說故事 外國民間故事 經典民間故事 現代故事 幽默故事 營銷故事 考研故事 理財故事 英語故事 百姓故事 紀實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測試 經典現代故事 傳奇故事 推理故事 偵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險故事 經典傳奇故事 歷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將相故事 后宮故事 中國歷史故事 世界歷史故事 戰爭故事 經典歷史故事 創業故事 大學生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女性創業故事 80后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經典創業故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