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愛情“群”作主

編輯:看故事網   來源:www.wbmsat.com    點擊:       評論

  清明小長假的第二天,周日,在位于長沙小吳門的熬吧會所,一個安靜的雅間里,我與華霓(化名)喝著咖啡,談起她夢幻般的愛情。華霓身材修欣,一頭長發如瀑。作為省城一家媒體的美術編輯,她處處洋溢著審美。而她的愛情故事,亦如童話般脫俗(以下為華霓自述)……

  “網”來的愛情被“網”去

  “維利坦”是他的網名,我就這樣稱呼他吧。實際上,在一起生活的幾個月時間里,我也一直這樣稱呼他。

  那是2003年時,我28歲,參加工作的第四個年頭。“維利坦”是江西九江人,在長沙一家醫藥公司做醫療器械銷售,自稱27歲,我叫他稱呼我為華 姐,他卻一定要省去那個姐字,稱我為華。“維利坦”熱情奔放,幾次長聊后,我們互傳了對方的照片,隨后又開始視頻聊天。視頻中的“維利坦”如照片一樣,高 大而喜慶,是我喜歡的類型。終于,他發出邀請說,我們見面吧。

  說實話,對于見面,我也有些猶豫,當時社會上正流傳著很多網友見面被騙財騙色的故事,但經不住他的“威逼利誘”,我們在我單位對面的咖啡館見面了。現實中的“維利坦”能說會道,讓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也有一定的美術功底,對我設計的版式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見。

  自然,我們也談到了愛情,我們的愛情觀竟驚人相似,他提議試婚。我父親是一名中醫,母親是外企的行管人員,按說我們這樣的家庭是傳統的,可是我卻崇尚自由的愛情,我的母親甚至曾鼓勵我試婚。

  幾次見面后,我對“維利坦”有了好感,甚至都沒有見過他的父母,我們就開始同居了,不,是試婚了。然而,在一起后我發現他的年齡并非27歲,而是 24歲。他竟比我小了四歲。對于他“謊報軍情”,我起初很惱火,他卻解釋說,怕我知道真實年齡后不理他,并保證會一生一世對我好。你看,這婚,還是得試 吧。

  果然,此后一段時間,他對我照顧得無微不至。

  一次,他說有一單業務回款不及時,他急于向公司繳款,否則要被處罰,向我借五萬元應急。試婚期間,最忌諱的就是借錢,但見他說得急切,我也不相信他會騙我五萬元閃人,就同意了。

  再一次,他在我們租住處上網時,因急于上衛生間,QQ忘關了,我正好走過電腦邊,見電腦上企鵝閃個不停,出于好奇,就點開看了一下,這一看不得了:他又在網戀,那個女孩竟叫他老公了……

  我并沒有當面發作,只是希望他能盡快把錢還給我,那是我這些年工資的一部分,就這樣丟了很心痛。我委婉地提出要他盡快把錢還我,他似有所悟,答應一周之內錢會到賬。

  誰知第二天,他就像坐了馬航的航班一樣,失聯了,租住處的衣物也沒帶走。打他手機一直關機,問他公司辦公室,說他辭職回江西了,具體不詳。故事情

  我確信,“網”來的這段愛情,被別人給“網”去了。

  不生不氣不游戲

  “維利坦”給我的傷害在很長一段時間揮之不去,但我并沒有歇斯底里地地滿世界找他。當愛情失去后,試圖找回來,那多半是自找煩惱,何況,這根本算不上愛情,一次失敗的網戀而已。只是想起那消失的五萬元錢,心里總會隱隱作痛。

  但轉眼就到三十,要進“齊天大剩”序列了,媽媽天天在耳邊說:“就算你不正式結婚,未婚生個孩子也不錯呀,我們也認了。”我心下想,這老媽同志也太可愛了,還鼓勵女兒干這樣出格的事。而問題恰恰就在于,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為了保住美麗的身材,我不打算要孩子。

  此后,我加了一些本土單身群,也參加過一些群活動,但我很快就發現,群里面大多數人都是抱著游戲的態度,甚至有一部分根本就不是單身,只是“網絡獵艷夫”。

  2005年底,三十歲生日那天,我自己創建了一個叫“仁明群眾”的群,自封群主。我的群宣言是:以仁愛明媚的方式存在,愛“群眾”,愛生活。對“群眾”的要求是:單身、時尚、白領。

  通過我的博客等自媒體陣地宣傳,我的“群眾”很快就有了兩百多人。像其他群一樣,我們的“群眾”活動一律實行AA制。

  “仁明群眾”的第一次活動是以閃客的方式在岳麓山快速集結,然后登山,在山頂的特色餐廳聚集,前五名到達者免費,并由本群主頒發“優秀群眾證書”。

  作為群主,我已提前在山頂“君臨天下”。除了極個別好友,其他“群眾”都是陌生的,我覺得在這樣一個集體里,充滿了未知和新奇,也十分好玩和刺激。

  第一個到達餐廳入口處的是一個一米八以上的瘦高個,一副太陽鏡極夸張地罩在后腦勺上,右手成V字型向我晃動著說:“群主,我是‘青娃王子’,我得了冠軍……”

虛擬網絡愛情故事《我的愛情“群”作主》

  “青娃王子”是他的網名。在群里,大家都以網名相稱,覺得很對眼的人,會私聊,再進一步發展。我給“青娃王子”頒發了一枚手工制作的“優秀群眾”卡 通獎牌,并親自別在他的右胸前。 “很高興在你的群(裙)里活動……”他隨后小聲地在我耳邊說,眼里閃現著一種壞壞的火花。我聽出了他略帶色彩的玩笑意味,臉泛紅暈……

  活動結束后的當晚,“青娃王子”就迫不及待地開啟了小窗要和我私聊。聊天中得知,“青娃王子”姓王,比我大8歲,離異,有一個女孩10歲,他是長沙一家知名房地產公司的企劃部總監兼地產內刊主編。

  “是一種什么力量,讓我們抱團取暖,由陌生而親切?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看到了我們之間的緣分,讓我們相愛吧……”

  我并不介意一個已婚男人。和他私聊幾次之后,他直截了當地問我:“你說吧,對于未來的那位,你有什么要求,看看我能不能入你法眼。”

  我想了想,說:“我不想要小孩,在一起時不準生氣吵架,不準游戲感情……”

  他很快回過話來:“我明白了,簡言之:不生、不氣、不游戲,我做得到的,向主保證,我一定做你忠實的奴仆……”

  就這樣,我開始了第二段愛情。

  不離不棄不登記

  “仁明群眾”約定,每月至少組織一次集體活動,記得那次組織到田漢大劇院看演出。經過我與劇院接洽,同意給我們半價優惠,為了營造氣氛,我在群里發公告時稱:本群主有兩個幸運寶座競賣,分別為王子座與公主座,位置在本群主的左右,贊助票位最多的當選。

  想不到,公告一發,群里競爭十分激烈,尤其是王子一邊,出票數已經達到了18張。而“青娃王子”是最積極的,他一再放言說:“你們誰都別想競到這個位子,本人網名就是‘青娃王子’,當之無愧,當仁不讓……”

  當然,最后是“青娃王子”當選。節目看到中途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那一雙大手,寬厚而溫暖……

  2006年陽春三月,油菜花開滿田間的時節,“青娃王子”主動提出由他所在房地產公司贊助一次名為“尋花問柳總動員”的踏青活動。因為免費,還有禮品相送,群里參加人數竟達120人之眾。

  那是長沙郊區的一個農莊,新修的亭臺樓閣錯落有致,有桃花柳枝相掩映,油菜花遍野金黃,我對這次活動很滿意,而“青娃王子”一直在我身邊不離左右,似乎是為證明他的“不游戲”。

  晚上,活動主辦方安排了晚宴和文藝節目,“青娃王子”是主持人。令我猝不及防的是,當節目進行到高潮時,全場燈光突然昏暗,燈光再亮時,大屏幕上出現了一首簡短的詩。“青娃王子”換了一套西將,從幕后走出,朗聲吟哦:

  油菜花的季節

  愛情很飽滿

  網絡興盛的時代

  愛情很時尚

  讓我牽著你的手,

  走向超凡脫俗的未來

  美麗的群主

  你是我今生今世的最愛

  ……

  掌聲雷動的時候,我已淚流滿面。

  不久,我們住到了一起。此前,我很認真地問他,關于愛情和婚姻,你是什么態度。他的回答令我陷入了沉思:“不離不棄不登記。”

  是啊,愛恒在,又何須證照齊全?

  意外的是,此后不久,我手機上突然出現一條到賬6萬元的的短信提示。隨后一個陌生號碼發來一條短信:“突然失蹤,情非得已,多出的1萬是利息。舊愛人:維利坦。”閱畢,我久久無語。

  而今,我們一起生活了七個年頭,傳說中的“七年之癢”并沒有出現。我仍然是群主,他仍然是我的“群眾”,每次群活動時,他都自稱是“群主最殷勤的奴仆”。

  “仁明群眾”成了我們生活的另一個王國,這里沒有爾虞我詐,只有仁愛和明媚。由于大家相處融洽,已有八對“群眾”結為連理。隨后,我把群簽名改為:我的愛情“群”作主。

更多故事文章請登錄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網:http://www.wbmsat.com

故事大全

少兒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格林童話故事 安徒生童話故事 中國童話故事 兒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經典少兒故事 睡前故事視頻 成語故事視頻 幼兒故事視頻 胎教故事視頻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禪理故事 經典哲理故事 愛情故事 校園故事 初戀故事 網絡愛情故事 傷感愛情故事 感人愛情故事 經典愛情故事 親情故事 父愛故事 母愛故事 兄妹故事 經典親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國名人故事 外國名人故事 名人勵志故事 經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職場故事 成敗故事 經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園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 靈異鬼故事 真實鬼故事 經典鬼故事 民間故事 成語故事 對聯故事 唐詩故事 中國民間故事 神話傳說故事 外國民間故事 經典民間故事 現代故事 幽默故事 營銷故事 考研故事 理財故事 英語故事 百姓故事 紀實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測試 經典現代故事 傳奇故事 推理故事 偵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險故事 經典傳奇故事 歷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將相故事 后宮故事 中國歷史故事 世界歷史故事 戰爭故事 經典歷史故事 創業故事 大學生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女性創業故事 80后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經典創業故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