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里戲外的賢妻良母

編輯:看故事網   來源:www.wbmsat.com    點擊:       評論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徐帆離我們很遠。她是一位實力派的女明星,演技有口皆碑;還有就是她的另一個身份——中國頂級導演之一馮小剛的妻子,這也是人們街談巷議的話題。她是一位名人,身上諸多光環圍繞,這使她與普通人的生活之間憑空筑起了一道屏障。但跟她實際接觸后,我覺得其實徐帆離我們很近,就來自左鄰右舍,朋友之間。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徐帆。那天她挽著頭發,穿著黑色短袖上衣,一條普通的牛仔褲,很樸素。她對人說話慢條斯理,不是傲慢,而是謙恭,甚至有些怯生生的。這是《唐山大地震》電影上映前的宣傳,徐帆來到我們的節目現場。

  早就聽說徐帆生活儉樸,自己從來不買500塊錢以上的衣服,很多人一定會說:至于嗎,家里有那么多錢。好像明星一擲千金就應該是順理成章的。的確,明星們為了吸引眼球,不惜花重金包裝自己,但那是別的明星,不是徐帆。徐帆就是一個演員,實力在那兒擺著呢,她何必把自己捯飭得花紅柳綠呢,就像馮小剛說的:徐帆如果走紅毯,就會被淹沒到俊男靚女里,但是只要她上了大銀幕,就光芒萬丈,無人能敵了。看《唐山大地震》,她演得的確很好!情緒拿捏得了無痕跡,爆發得讓人動容,母女重逢的那一刻,徐帆已經化為一位心碎成一片一片的母親。

徐帆:戲里戲外的賢妻良母

  如果不在劇組,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居家小女人。其實她扮演的角色也大多數都是居家的普通女人,徐帆調侃自己說:“我的靈魂就是一家庭主婦。”平時她在家里就是打掃衛生,整理衣服,到處拾掇,要讓她的“家里人”看了舒服,她說最浪漫的事就是她“家里人”吩咐她一件事,她屁顛屁顛地去完成。徐帆解釋說年輕人不易體會到這種家庭主婦的甜蜜。人說徐帆演的角色“接地氣”,我看原因即在此。對了,她口中的“我們家里人”就是馮小剛。

  徐帆和馮小剛的愛情我早有耳聞。當時的感覺確實有點像馮導自嘲的那樣:“一朵最鮮的花插到了最牛的糞上。”這個就是人們常說的郎才女貌吧。可能這就是雖然徐帆是后來居上,但是我們還覺得他們倆就應該在一起。一時間,他們的愛情成了文藝界的一段佳話。

  最近兩年,佳話有些變了味道。有傳聞說他們不和,說馮小剛有了外心,有一張狗仔們拍的照片顯示:夜間,馮小剛和一個墨鏡女在他的公寓門口。對于我們這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來說,只能思忖著是不是無風不起浪了,甚至有一段時間,還傳出他們要離婚什么的,認識的人都替徐帆捏著一把汗。后來徐帆出演《唐山大地震》,我還一度覺得她真是深明大義,以大局為重呢。

  再后來,徐帆就來了我們節目。我們其實挺不好意思問他們夫妻關系的,那就問問工作上的事吧,比如7年來夫婦倆的再度合作(上一次是2003年的《手機》)。沒想到徐帆卻把話題扯到了她和馮導的夫妻關系。她說,在《唐山大地震》這部充滿親情的電影合作中,她和馮導的愛情更上了一層,她一邊說還一邊用手比畫。她說,他們倆甚至都不是左手跟右手的關系了,而是連體,說這話時她把兩只手緊緊對在了一起。

  “這是一種拉人骨血的關系!”她說。她說過去馮小剛出門她還問去哪里,什么時候回來,現在她完全不問了,充分信任。聽她這樣說,還是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但是我們心里也溫暖了一把,立刻明白,他們兩個人之間沒事。

  其實徐帆也不是沒有500塊錢以上的衣服,她笑著說:貴的都是馮小剛給買的。

更多故事文章請登錄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網:http://www.wbmsat.com

故事大全

少兒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格林童話故事 安徒生童話故事 中國童話故事 兒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經典少兒故事 睡前故事視頻 成語故事視頻 幼兒故事視頻 胎教故事視頻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禪理故事 經典哲理故事 愛情故事 校園故事 初戀故事 網絡愛情故事 傷感愛情故事 感人愛情故事 經典愛情故事 親情故事 父愛故事 母愛故事 兄妹故事 經典親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國名人故事 外國名人故事 名人勵志故事 經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職場故事 成敗故事 經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園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 靈異鬼故事 真實鬼故事 經典鬼故事 民間故事 成語故事 對聯故事 唐詩故事 中國民間故事 神話傳說故事 外國民間故事 經典民間故事 現代故事 幽默故事 營銷故事 考研故事 理財故事 英語故事 百姓故事 紀實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測試 經典現代故事 傳奇故事 推理故事 偵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險故事 經典傳奇故事 歷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將相故事 后宮故事 中國歷史故事 世界歷史故事 戰爭故事 經典歷史故事 創業故事 大學生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女性創業故事 80后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經典創業故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