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疑云

編輯:看故事網   來源:www.wbmsat.com    點擊:       評論

  弗雷澤的疑慮

  他本以為會見到一位年輕的美女,結果卻是一位老太太開了門。老太太頭發灰白,五十多歲,化著濃妝,身著連衣裙,脖子上扎著紗巾,看起來很時尚。

  “打攪了,我叫弗雷澤,是保險公司的,請問戴安娜·威爾遜小姐住這兒嗎?”弗雷澤客氣地問道。

  “我就是戴安娜·威爾遜,”老太太說道,“你不會是上門推銷保險的吧?我可不會買。”

  弗雷澤吃了一驚,滿腹狐疑地打量起老太太。他反復確認了兩遍,眼前的老太太就是為已故的坎寧安先生工作的那位戴安娜·威爾遜。

  一聽到坎寧安先生的名字,老太太止不住地傷感起來,她不停地重復:“坎寧安先生真是個一等一的好人吶。”

  弗雷澤咳嗽了一聲,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他從公文包里掏出證件,證明自己保險公司調查員的身份,然后說道:“我可以進屋嗎?我有事要和你商談,關于坎寧安先生的保險事宜。”

  老太太頓了頓,臉上顯出一些疑惑,但還是從門口讓開,帶著弗雷澤走進客廳,在沙發上坐下。

  老太太在沙發對面的椅子上坐下,調整了連衣裙的裙擺,說道:“我到公司沒有多長時間,平時也只負責公司的文書工作,坎寧安先生的保險事宜我真的不太清楚。”

  “威爾遜小姐,這件事也許會讓你震驚不已。坎寧安先生在我們公司有三張不同類型的保單,三張保單的投保金額加在一起有25萬美元。他屬于意外死亡,所以有雙倍賠償,三張保單的受益人一共能拿到50萬美元。”

  老太太驚訝地“啊”了一聲。弗雷澤繼續說道:“而你是唯一的受益人。”老太太沖著弗雷澤茫然地微笑,似乎尚未聽懂這句話的意思,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弗雷澤先生,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怎么會是我!”

  這聽上去的確有點難以置信,不過一個月前,坎寧安先生的確突然改變了三張保單的受益人,由他的妻子改成了戴安娜·威爾遜。因為坎寧安先生意外死于他名下公司發生的火災,保單金額又那么大,所以保險公司按照例行做法,派弗雷澤來調查一下。

  剛開始,弗雷澤也以為坎寧安先生的女秘書會是個性感的姑娘,用美色征服了他,讓他心甘情愿地改掉了保單受益人的名字,這也是起初弗雷澤再三確認眼前的老太太就是戴安娜·威爾遜的原因。

  弗雷澤帶著先入之見來到這兒,卻發現自己的猜想完全錯誤。困窘之下,他只想趕緊把正事做掉,離開公寓。他取出本子和鋼筆,一邊詢問一邊記錄:“坎寧安先生從來沒告訴過你,他把你定為保險受益人嗎?”

  “當然沒有。你瞧,我只為他工作了三個月而已。”

  “是的,我們知道,”弗雷澤說,“我們也覺得這件事很古怪。”

  “哦,可憐的坎寧安太太,”老太太嘆息道,“盡管這對夫妻已經形同陌路了……”

  “能具體說說嗎?”

  老太太面有難色地說道:“我其實不應該說三道四。我從來沒見過坎寧安太太,但我在公司當秘書的三個月里,她從沒來公司看過坎寧安先生,甚至沒給他打過電話。我還聽說他們有時會吵架。”

  弗雷澤猜想,坎寧安先生一定是在和妻子大吵一架后決定改變保單受益人的,最終選定了戴安娜·威爾遜小姐。

  弗雷澤繼續問道:“你覺得坎寧安先生為什么會將如此多的保險金留給你呢?”

  “他是個一等一的好人,”老太太說,“可以說是世上最好心的人,總是對我這個老太太十分好。”

  弗雷澤注視著自己寫下的筆記,喃喃自語:“這樣也許解釋得通,雖然很奇怪。”

  老太太接著又告訴弗雷澤,她從沒結過婚,一直靠自己養活自己,因為精打細算,日子過得還不賴,50萬美元對于她而言的確是一大筆錢,她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她寧愿用這筆錢作代價,讓好心的坎寧安先生活過來,或者,這筆錢更應該留給坎寧安太太,她不相信坎寧安先生會對妻子做出這樣的報復性舉動。這些話讓弗雷澤很是感動。

  “本來等他冷靜下來,他大概就會把受益人的名字改回來,但沒想到還沒過一個月,他就意外喪命了。我該做的事差不多已經做完了,先告辭了。”弗雷澤一邊說,一邊把本子和鋼筆放回公文包,準備起身離開。這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老太太說了句“抱歉”,然后走過去開門。

偵探故事之《保險疑云》

  坎寧安太太的眼淚

  門剛打開,一個三十多歲的紅衣女人像颶風似的沖進公寓,嘴上還不停叫嚷道:“那個小妖精在哪兒呢?給我出來!”

  老太太跟在女人身后,回到客廳,說道:“夫人,這兒是我家,請問你有何貴干?”

  “哦,是嗎?”紅衣女人說道,“那么請你告訴我,我在哪兒能找到那個叫戴安娜·威爾遜的小賤貨!”

  老太太答道:“我就是戴安娜·威爾遜。”

  紅衣女人愣在原地,有點瞠目結舌。弗雷澤這時判斷出女人的身份,應該就是坎寧安太太。他先介紹了自己的身份,接著說:“我犯了和你一樣的錯誤。我來這兒之前,本以為會發現一名俏麗的年輕女秘書,但正如你所見到的,事實并不是那么回事。”

  坎寧安太太連忙道歉,說今天打電話到保險公司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將所有保單的受益人都改成了戴安娜·威爾遜,而這讓她怒火中燒。

  接著,她又責怪保險公司沒有及時通知她受益人改動的事,聽到這里,弗雷澤開始有些不悅,說道:“客戶有權把他選定的任何人改成受益人,公司也沒義務告知任何人……”

  眼見著弗雷澤和坎寧安太太就要有更大火力的言語交鋒,老太太插話道:“我其實并不需要那筆錢,我完全愿意和坎寧安太太分享那筆錢,畢竟是她被虧待了。坎寧安太太,你和丈夫結婚多少年了?”

  “十二年。”坎寧安太太在沙發上坐下,啜泣起來,“我該怎么辦啊,除了債務,他什么都沒有留給我!我甚至付不起一場體面葬禮的費用!”

  老太太坐到她身旁,輕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一定會想出一個解決辦法的,接著老太太又轉過頭看向弗雷澤:“弗雷澤先生,你看要多久才能拿到那筆錢?”

  弗雷澤答道:“可以一次性收款,也可以分期收款,按月收款是最常見的。”

  “一次性收款吧,”老太太說道,“眼前就有不少需要用錢的地方,另外我有個哥哥在加州的銀行工作,他能幫我管理這筆錢。我會讓他立刻動身來這兒,他可以為我處理一切事宜。”

  弗雷澤想了想后說道:“如果我們快點辦好手續,你幾天內就能拿到錢。”

  老太太說道:“我會讓我哥哥打電話聯系你。”

  弗雷澤站起身,猶豫再三后問道:“坎寧安太太,你要一起走嗎?我可以順帶送你一程。”

  “讓這個可憐的女人在這兒休息片刻吧,”老太太憐惜地說道,“我會為她泡杯熱茶。”

  “那么我就放心了。”弗雷澤說完,老太太就送他離開了公寓。

  威爾遜小姐的真相

  房門一關,老太太摘下頭上的假發,解開紗巾,不再尖著嗓子說話,“威爾遜小姐”竟然就變了副模樣。

  坎寧安太太也不再啜泣,從沙發上站起身,著急地問道:“老公,在加州銀行工作的那個哥哥是怎么回事?”

  “計劃有變,”貨真價實的坎寧安先生對妻子說道,“弗雷澤挺關心威爾遜小姐,如果沒有這位哥哥的出場,弗雷澤也許會堅持要給她幫忙。再過兩周,真正的威爾遜小姐從希臘旅游回來,到那時候就麻煩了。”

  坎寧安太太繼續問道:“但這個哥哥要從哪兒找呢?真正的威爾遜小姐又沒有哥哥。”

  坎寧安先生狡黠地一笑:“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威爾遜小姐的哥哥不就站在你面前嗎?哈哈……”原來,當初坎寧安先生雇用威爾遜小姐,除了因為兩人的體形相似,也正因為她沒有親戚,這樣在假扮她、借用她的公寓時就會絕對安全。

  坎寧安太太也聽懂了丈夫的意思,咧嘴笑起來:“老公,你真聰明!”聽到妻子的夸獎,坎寧安先生也洋洋得意地笑了起來。

  確實要有精明的頭腦,才能想出這樣天衣無縫的騙保計劃。要知道,他們只是從黑市上買來一具尸體,冒充成坎寧安先生,接著在公司縱火,讓尸體燒成焦炭,再由坎寧安太太假意通過隨身物品辨認出丈夫的尸體,讓外界都以為坎寧安先生不幸葬身火海了。當然,坎寧安先生事先就把保單受益人改成了女秘書威爾遜小姐,再由他自己假扮成威爾遜小姐,讓保險調查員解除懷疑。現在,坎寧安先生只需要再冒充成威爾遜小姐的哥哥,就能順利拿到50萬美元的賠償金了。

更多故事文章請登錄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網:http://www.wbmsat.com

上一篇:恐怖的碟片
下一篇:真假父子

故事大全

少兒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格林童話故事 安徒生童話故事 中國童話故事 兒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經典少兒故事 睡前故事視頻 成語故事視頻 幼兒故事視頻 胎教故事視頻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禪理故事 經典哲理故事 愛情故事 校園故事 初戀故事 網絡愛情故事 傷感愛情故事 感人愛情故事 經典愛情故事 親情故事 父愛故事 母愛故事 兄妹故事 經典親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國名人故事 外國名人故事 名人勵志故事 經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職場故事 成敗故事 經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園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 靈異鬼故事 真實鬼故事 經典鬼故事 民間故事 成語故事 對聯故事 唐詩故事 中國民間故事 神話傳說故事 外國民間故事 經典民間故事 現代故事 幽默故事 營銷故事 考研故事 理財故事 英語故事 百姓故事 紀實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測試 經典現代故事 傳奇故事 推理故事 偵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險故事 經典傳奇故事 歷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將相故事 后宮故事 中國歷史故事 世界歷史故事 戰爭故事 經典歷史故事 創業故事 大學生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女性創業故事 80后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經典創業故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