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也想離婚

編輯:看故事網   來源:www.wbmsat.com    點擊:       評論

  陳四是個混混,窮得叮當響。這天,他無意中在后山發現了一個清代的墓,就叫上朋友大頭,想去盜墓碰碰運氣。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里,兩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現在荒涼的后山上。兩人雖然是生手,但不缺力氣,很快從墳墓的左側打通了一個盜洞,可找了許久,卻一無所獲。

  兩人不由得都有些泄氣,突然,陳四指著半山腰,顫聲問大頭:“你、你看,那是什么?”大頭抬眼望去,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半山上幾點火光,正晃晃悠悠地向墳地而來。

  大頭嚇得魂不附體,一下子鉆進盜洞,瑟瑟發抖地說:“壞了,肯定是墳主請來的鬼救兵!”陳四強自鎮定,躬身躲在墳頭后,兩腿發抖,注視著火光的動靜。

  火光很快到達了墳地,陳四終于松了一口氣,因為他確定,那是一群人,不但能看見火光下的人影,還能聽到隱隱的說話聲。只聽一個沙啞的聲音道:“就在這里吧。”其余幾個人立刻拿起手中的工具,不停地挖了起來。

  大頭這時也緩過了神,爬出了盜洞,悄聲對陳四說:“原來是一群同行。”

  陳四卻搖搖頭,說:“你聽,好像有人在哭。”

  果然,人群中傳來了壓抑的哭聲,側耳細聽,原來是一個老婦人在哭訴:“我家慧英死得慘啊,今年才23歲,還沒結婚就出車禍走了,要不是大家幫忙,整個人就被一把火燒了……”

  聽到這里,陳四和大頭明白了,他們遇上的不是鬼,也不是盜墓賊,而是一群人,要將一位叫慧英的姑娘偷偷地入土為安,逃避火葬。

  果然,這群人忙活了一陣后就離開了,只留下一個新墳。

  陳四和大頭虛驚一場,逃下山去,什么收獲也沒有,看來這行飯也不好吃。

  第二天,陳四獨自在家生悶氣,大頭突然闖了進來,一驚一乍地說:“陳四,發財了,今晚我們還去那塊墓地。”

  陳四白了大頭一眼:“你有病吧?那塊墓地里根本沒有像樣的墳,去偷尸啊?”

  大頭豎起大拇指:“你可真聰明,就是要去偷尸!”

  大頭不知從哪兒得知,百里地外的滕縣有個未婚的小伙子叫羅浩,病逝之后,家里不但將他偷偷土葬,還一直為他張羅著結一場陰婚,但這樁“婚事”已經耽誤了兩年,還沒有著落。羅家挺有錢,為了完成這個心愿,已經加價出到了10萬。也就是說,如果將一個年輕女孩的尸體送到羅家,可以得到10萬塊的酬謝。 大頭笑道:“我和羅家聯系上了,如果我們把那個慧英姑娘的尸體偷過去,比盜墓可劃算多了。”

  陳四有些猶豫,說:“新墓不像老墳沒人管,頭七那天,墳主家人肯定要去祭奠。如果發現尸體被盜,報了案,說不定事情會鬧大的。”

  大頭哈哈一笑:“這點我早考慮過了。我們盜了尸身后,把墳還原,一時肯定發現不了。再說,墳主是偷偷土葬的,就算發現了,也不敢報案。”

  陳四一聽,是這么個理,誰讓自己缺錢呢,干!

靈異鬼怪故事《鬼也想離婚》

  當天夜里,兩人輕車熟路地來到墳地。新墳土松,比盜老墓可輕松多了。不一會兒,兩個人就打開了棺材,慧英姑娘的尸身靜靜地躺在里面。大頭取來尸袋,鋪在一邊,招呼陳四抬尸體,可是兩個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尸身卻依然躺在棺底一動不動。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試了幾次,還是一樣。

  大頭忍不住嘟囔道:“莫非是慧英姑娘不愿‘嫁人’?”話一說完,大頭不由得打了個寒噤,這不是自己嚇自己嗎?

  陳四卻覺得大頭說得有些道理,皺著眉說:“這里的姑娘出嫁時,有個風俗叫‘賴嫁’,就是假裝舍不得娘家,不愿去婆家,非得有人幫她脫了鞋,背著出門才行。”

  大頭一聽,頭立馬又大了一圈:“這荒郊野地的,不帶這么嚇人啊!”

  陳四無奈地說:“現在這個情況,只有試試了。”說罷,他摸索到慧英的腳部,脫下了慧英的鞋,喃喃念道:“慧英姑娘,我們這是送你去結婚,是好事,這就上路吧,可不要錯過了良辰吉日。”然后對大頭吩咐道:“大頭,你背對著慧英姑娘,我這就把她扶到你背上。”

  大頭齜牙咧嘴地不愿意,陳四恨恨地踢了他一腳,大頭只好背過身去。

  這時,一陣陰風吹過,陳四硬著頭皮去扶慧英的尸身。你還別說,這次慧英的尸身還真被扶了起來。兩人嚇得不輕,可看在10萬元的分上,還是小心地將尸身裝入尸袋,作著揖說:“慧英姑娘,等我們將你的墳還原了,這就送你去成親。”

  終于忙完一切,已接到消息的羅家早有準備,按陰婚習俗準備好了隆重的儀式。陳四和大頭耐著性子,看到慧英姑娘被送進羅浩的墳墓內,和一具骨骼相擁而眠,才如愿地拿到了報酬,喜滋滋地走了。

  事情轉眼過去了半年,和大頭當初猜想的一樣,一切風平浪靜,陳四和大頭早已把這事忘到爪哇國去了。

  這天,陳四正在家里睡懶覺,幾個警察進來不由分說就將他抓了起來。陳四大叫冤枉,一個警察哼了一聲,說:“大頭已經全招了,你就別想抵賴了。”

  陳四傻了眼,盜尸的案子犯了!案件很快就審清楚了,開庭的時候,陳四見到大頭就罵他不是個東西,無端將自己招供了出來。

  大頭氣得啐了陳四一口說:“這事本來神不知鬼不覺,要不是你泄露了風聲,我怎么會被抓?”

  庭審結束后,兩人才明白,他們是被人舉報了。舉報人說得有板有眼,還提供了陳四和大頭的姓名和住址,但這是個匿名的舉報電話,法官也找不出這個人證,好在證據確鑿,兩人也都供認不諱。

  在等待判決的幾天里,陳四和大頭被調到了同一個號房。兩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都過去了半年多,怎么會有人舉報,而且還知道就是他倆做的呢?陳四越想越憋屈,睡在鋪板上唉聲嘆氣,這時,他發現鋪板上寫了一行小字:“滕縣羅浩到此一游。”

  陳四心里一驚,這個名字怎么這么熟?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顫聲對大頭說:“這、這羅浩,不就是我們賣尸的買家?”

  兩個人驚得合不攏嘴,不會這么巧吧?羅浩也坐過牢?

  這時,號房里的一個“二進宮”看見兩人的表情,過來一看:“嗨,這個羅浩你們認識?”陳四和大頭同時搖頭。

  “二進宮”說:“這個羅浩我認識,我第一次進來,和他在一起呆過。這家伙壞得狗都不吃,吃喝嫖賭、坑蒙拐騙占齊了。聽說他家有點錢,好不容易把他撈出去,誰知他卻吸毒過量,死掉了。早知道還不如讓他關在監獄里呢,這家伙就是做鬼恐怕也不是個好鬼,哈哈……”

  陳四和大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傻了眼。

  盜尸案的最后一項程序,是讓陳四和大頭去指認被盜尸體,然后按照國家法律執行火化。陳四和大頭耷拉著腦袋,指認了羅浩和慧英的合墓。執法人員開了棺,準備分別揀出兩人的尸骨,送去火化。

  看著打開的棺木,陳四突然一聲大叫:“我明白了!”大頭不明所以地問:“你明白什么了?”

  陳四清楚地記得,當初慧英姑娘結陰婚的時候,是和羅浩面對面、以相擁的姿勢葬下去的,可現在慧英和羅浩的骨頭已經分得很開,而且,從骨骼的形狀來看,絕對是背對背的模樣。

  陳四想說,那個匿名舉報電話,說不定是慧英姑娘打的,她覺得嫁錯了鬼,想要離婚,所以才有了這么一出……

  陳四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卻什么也沒有說出來。

更多故事文章請登錄看看米_看故事大全網:http://www.wbmsat.com

下一篇:最后一頁

故事大全

少兒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格林童話故事 安徒生童話故事 中國童話故事 兒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經典少兒故事 睡前故事視頻 成語故事視頻 幼兒故事視頻 胎教故事視頻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禪理故事 經典哲理故事 愛情故事 校園故事 初戀故事 網絡愛情故事 傷感愛情故事 感人愛情故事 經典愛情故事 親情故事 父愛故事 母愛故事 兄妹故事 經典親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國名人故事 外國名人故事 名人勵志故事 經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職場故事 成敗故事 經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園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長篇鬼故事 靈異鬼故事 真實鬼故事 經典鬼故事 民間故事 成語故事 對聯故事 唐詩故事 中國民間故事 神話傳說故事 外國民間故事 經典民間故事 現代故事 幽默故事 營銷故事 考研故事 理財故事 英語故事 百姓故事 紀實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測試 經典現代故事 傳奇故事 推理故事 偵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險故事 經典傳奇故事 歷史故事 皇帝故事 將相故事 后宮故事 中國歷史故事 世界歷史故事 戰爭故事 經典歷史故事 創業故事 大學生創業故事 名人創業故事 女性創業故事 80后創業故事 農村創業故事 經典創業故事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